访谈

主页 | 要闻 文革师生重回「现场」 登上「道歉」最后班车 2014-01-12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北师大女附中一群头发花白的旧生和文革时期遭他们批斗的老师会面、道歉,她们说再不道歉就没机会了

周日早上,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当年的北师大女附中)一间狭小的会议室挤满了50多人,包括了「老三届」的廿多名学生与卅多名老师、家属

会议室的一角,放置了当年副校长卞仲耘的半身塑像

塑像是女附中校友于2007年倡议,由500名师生捐款建成,于2011年安放在此的

校友希望能以此表达对卞副校长的纪念

1966年的8月5日,时任北师大女附中校党总支书记兼副校长卞仲耘,在部分学生发起的批斗中,被殴打折磨致死,是文革中北京首名遇难的教育工作者

道歉的学生中,66届的刘进和宋彬彬最为人熟知

前者是女附中「文革工作组时期师生代表会」主席;后者是开国上将宋任穷之女,曾因登天安门城楼给毛泽东主席献红袖章,被人称作「宋要武」

刘进第一个发言

「48年前发生的劫难,卞校长被殴打折磨致死,其他校领导身心受到严重创伤,我的内心充满懊悔痛苦

」「我要向老师们道歉,为了贴第一张大字报对老师造成的伤害道歉、为了40多年前那一天没有保护好他们而道歉,为我当时的偏激思想和行为对校友们造成的影响和伤害道歉

」刘进的最后一个道歉对象,是同班同学宋彬彬,「是我让你和我一起贴大字报,是我作为总领队派你带领同学们上天安门城楼,而影响了你的人生

」 宋彬彬发表了约1500字、题为《我的道歉和感谢》的发言

宋彬彬首先向当年在校的所有老师同学道歉

她称卞校长被「暴力致死」前,自己和刘进曾两次阻止,看到同学散了,以为不会有事了,就走了

「我对卞校长的不幸遇难是有责任的……担心别人指摘自己『反对斗黑帮』,没有也不可能强势去阻止对卞校长和校领导们的武装

」宋彬彬说:「我想的终于有一个机会跟老师道歉了

对这个机会我盼了很久

我们都这么大岁数了,今天你们也看到了,老师很多都80多90多了,再不道歉,就没有机会了

我希望我们的道歉老师都能看到

有的老师已经走了,我不想留下更多的遗憾

」 这一天到场的女附中老师,有的也发言表达了对道歉学生的宽容和理解

当年的教师储瑞年认为,情况超出了学生处理的能力,他为学生的诚恳道歉感动,理解她们做过的事情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