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主页 | 中国 | 人权法制 河北农民被逼 “外逃”躲征地 2014-01-13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河北永年部分杜志民“外逃”躲征地(网络图片) 农民土地被强征事件近些年在中国总是不断发生

然而,河北省永年县广府镇吕堤村和其它邻近两个村庄近日上演的农民土地被强征剧情却有些新的变化和新的发展

中国有媒体评论星期一说,河北省永年县广府镇吕堤村和其它两个村庄近日上演的农民土地被强征事件是一“超越常规的征地大战”

评论之所以如此评论是因为一因为地方政府采用“以租代征”的违法手段强征,而且被强征的500多亩土地中有200多亩是基本农田,需要国务院批准才行, 二是因为数百名来自地方政府的工作人员开着几十辆救护车和警车开进村庄,从早到晚采用强制和威胁手段,强迫村民在有关文件上签字画押, 不想签字画押的村民被逼进行所谓的 “外逃“来躲避土地被征的下场

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负责人黄琦表示, 中国地方当局为了绕开中央政府对征地的相关管控措施,灵活应对

近年开始普遍采用“以租代征”的方式: “目前中国政府应该立即清理个各地以租代征的问题,因为以租代征一是使大量农田闲置,二是地方政府采用强制农民或威胁农民亲友等手段强征土地的做法侵害了农民的利益

阻止强征农民土地可以避免中国社会矛盾的进一步激化”

针对发生在河北省永年县广府镇吕堤村和其它邻近两个村庄的土地强征事件,黄琦表示,中国强征土地事件现在表面看不像以前那样血腥和暴力

然而,旅居瑞典的中国问题观察人士黎原野先生表示,如果中国在诸如中央和地方税收关系和福利支付等制度方面的政策不加以改变的话,强拆无论以何种方式都会继续在中国各地不时上演 : “在体制问题没有根本地妥善地解决之前, 地方政府的许多做法就像人需要水、空气和阳光一样不得不做

中央政府无论怎么说,怎么 喊,强拆强征还会发生”

就河北省永年县广府镇吕堤村和其它邻近两个村庄强征土地违法一事,《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永年县财政局副局长靳向东,靳局长表示财政局盖章只是为征地每年需要支付的补偿做出一个担保,财政局并不了解征地的其他情况,也不清楚征地的审批手续是否完整;采访永年县国土局办公室主任,那位主任说需要经由宣传部门才可以接受采访;采访负责吕堤村征地工作的永年县卫生局府局长王志彦,王局长也表示,今天的情况需要宣传部统一来回复

等到《中国青年报》的记者找到永年县宣传部副部长史晓峰询问时, 史部长表示, 用征地兴建的医院和学校两个项目,永年县发改委肯定是立项了,但具体的征地审批环节需要向有关部门了解之后, 他才能答复记者的有关提问

永年县政府的各级官员对于《中国青年报》虽然尽其搪塞之能, 但基本上还算有话好好说

那为什么对自己原本要“为人民服务”的对象说话时却变得强硬和颐指气使

黎原野对此表示: “所有的基础的社会福利和服务是由地方政府财政负担,但中国超过军费的维稳费用却是中央政府下拨的

表面上看, 地方政府怕出事,人们认为出事对地方政府领导没好处

其实, 那要看出事出到什么程度

如果事出得超过他们内部规定的限度, 那将影响到地方领导的晋升等; 如果事出有因并在限度以下, 地方政府不仅可以得到下拨的维稳经费,而且出的事对自己的仕途并没有负面影响

中央政府本来划拨维稳经费,让地方政府防患于未然, 地方政府的政府却让中央政府事与愿违, 地方政府在一定程度上也将制造麻烦视为一种生财之道

迄今, 吕堤村还有为数不少的村民以“躲避:和“外逃”的方法没有被迫签字同意自己的土地被“以租代征“

然而,如果没有人制止河北省永年县政府的政府,无权无势的老百姓如何躲了得初一,又躲过了十五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相关报道 广东顺德地方当局强征土地鱼塘 “镇保”虽转“城保”失地农民依然吃不饱 -----上海46万“镇保”农民调查(上、下) 香港议员促特首向亲共权贵地产商说「不」 青海同仁县村民田地被强征 七旬老妇羁押后离世 广东佛山村民护地维权 陕西府谷村民抗议占地被拘 数十人上访不敢回家 不满村官渎职贪腐 粤村民联名求罢免遭打压 福建妇女拒签“征地协议” 一家三口或被刑拘 云南鲁甸安阁村因征地爆发大规模警民冲突 顺德土地问题纷争不断 村民申请信息公开被警扣押 评论 (1)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匿名游客 土地不是农户的

如果你不拆迁,那就不许你走在别人拆迁后建造的公路上、街道上、大桥上、广场上

难道别人都是傻子吗

2014-01-14 11:12